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任胜利者打扮的小姑娘(1/2)

作品:《我的系统不正经

混杂着血水的红色河水上,漂浮着木杵,很可能就是木质盾牌。

这就是当时的场景,这一残酷的场景被记录下来,因此在《武成》篇中留下了“血流漂杵”的记载。

当然,还要解释的一个问题是,武王伐纣是在“二月甲子”,正值冬季。

如何解释在冬季,出现连绵的暴雨天气呢?

现在我国的中原偏北地区,属于温带季风性气候,冬季干冷,很少出现淫雨霏霏的天气。

但在商周之际,这个地区远比现在温暖湿润。

根据竺可桢的《华夏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研究》,殷墟时代是我国较为温暖的时期。

当时的黄河北岸属于亚热带气候,全年不结冰,冬天不降雪而是降雨。

这种温暖的时代,一直持续到西周初年。

那么,牧野之战时出现连绵淫雨的天气,也是有可能的。

这一切就是陈文哲认为,自己看到的战争,是牧野之战的原因。

那么,看到了这场战争,会有什么好处呢?

肯定是有好处的,因为这场战争之后,不止是有成功,还有失败。

就算是成功方也有失败的地方,那就是战死。

“陪葬啊!”

这就是隋侯之珠的厉害之处了,就算没有手中这件蜀戈,陈文哲也看到了整个牧野之战的画面。

战争结束,最重要的就是封赏,而其中一个重要的步骤,就是安抚手下贵族,其中之一就是厚葬战死将士。

在这其中,陈文哲看到了一辆辆的青铜车架,还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陪葬青铜器。

“牛首车辖?不知道跟宝鸡那边出土的那件有没有关系?”

忽然间,一幅画面,吸引了陈文哲的注意力。

这东西他看着眼熟,肯定是出土过的宝贝。

仔细一想,陈文哲就想到了这是什么东西。

他看到的是完整的,没有经过时间洗礼的原件。

而现代出土的,只是腐烂过后的一部分,也就是那件青铜牛首车辖。

出土的那件是西周早期的东西,西陕宝鸡竹园国墓地出土。

同时出土的文物中,不少与蜀文化有千丝万缕联系,显示其可能是由蜀文化发展而来。

现在陈文哲看到了,那件出土的车辖很可能就是当年出蜀的川军带过去的。

他们一边跳着舞,一边进行血战,自然会死伤众多。

战士死得多,将领也就危险了,所以殉葬几件宝贝也算是正常。

“还真是车辖啊,这东西在古代可出名!”

车辖,在古代写作车舝(xia),舝同“辖”,车轴头的铁键。

之前陈文哲就考究过诗经,特别是还了解诗经的编纂者之一,也就是号称中华诗祖的那位。

现在看到了车辖,他立即想起了诗经中的一篇名篇。

《小雅·车舝》是我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一首诗。

这是在迎娶新娘途中的赋诗。

在迎娶新娘的路上,新郎驾着迎亲的彩车,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表现出欢快热烈的情绪。

全诗五章,每章六句。

前两章重在写女之德,后三章重在写己之幸,通篇写新婚之喜,结构上跌宕起伏,抒情手法多种多样。

这就是最重注明的一篇,关于车辖的记载。

可惜,这一件车辖,却是随葬在了墓中。

“这地方好像不是宝鸡那边?也不知道这片墓地,被人发现了没有。”

墓葬之中的东西,看看也就算了,因为它们很可能留不到现在。

这里面的很多东西,都会随着时间腐朽。

反而是一些金玉之物,能够留下来。

比如其内的兵戈,里面比较珍贵的肯定是蜀戈。

其中有更加珍贵的,就是带玉的兵戈。

像是铜内玉援戈,这东西之前也出土过,属于商代,出土于南河新郑。

这种类似于礼仪兵器的长戈,只是剩下的一部分,就长32厘米,宽65厘米。

这种镶玉的戈,巧妙地结合了玉石和青铜两种不同质地的材料,为我国目前存世最早的铜内玉援戈。

这种东西应为商王兵权象征,而非实战兵刃。

史书多载商纣王众叛亲离,开战后不久军队集体倒戈,但另一些资料却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其实,从刚才陈文哲看到的画面,也能分析出一些事情。

如果纣王真的无道,那么牧野之战也不会打的那么惨烈。

那么多人,甘愿为了一个无道的纣王赴死?

其实,从很多史料分析,就知道纣王并不是真的昏庸无道。

真要算其阿里,他还是一个比较兢兢业业的皇帝。

农业方面他重用费仲,大力推广牛耕和灌既,鼓励百姓种植农桑。

这样才有了后来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的系统不正经 最新章节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任胜利者打扮的小姑娘,网址:https://www.xddxs.org/269/269003/1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