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1/2)

作品:《红楼之贾母不慈

贾母哼一声,骂道:“不见。”

他想见就见?难不成荣府成他家的了。贾母才不会惯他那臭毛病。再者说,王子腾上门要说什么,她用脚趾头都想得到。无非是王子腾自觉东山再起了,趁机先找仇家挑衅报仇。

没什么意思。

同级别之间互相挑战,还有些趣味。王子腾就算了吧。这就好像大神跟小透明比数据,赢,是常理之中的事,没什么趣可谈。

贾母无聊的撇一下嘴,嘿嘿的坏笑。她作为一个有风度的网站,怎可跟个小喽啰一般见识,不能掉价儿了。

王子腾在荣府门口等了半天,不见有人给他开门,狂躁起来,继续敲,口里高声喊着“是不是见爷回来了,不敢开门?你们荣府好大的规矩,大舅爷来见妹妹也不许?”

门里的小厮听这话忍不住了,赶紧又去禀告钱升:“王舅爷赖着不走,口里高喊着还要见二太太,只怕吸引不少路人观望,若丢了荣府的名声,可怎么办?”

钱升想了想,回身硬着头皮再去问贾母。

贾母睃他一眼,气笑了:“往日你们怎么赶人的?法子还用我教?”

钱升低头认了错,弓着腰出门。他火也大了,就因为这个不识趣的王子腾,害得他几次三番被训。

“去茅房淘两桶屎粪来!”

……

王子腾认定荣府人不敢见他,都成了缩头鳖。他兴致高昂,手舞足蹈的敲大门,偶尔还踹一脚。玩得那叫一个嗨!

突然,大门开了,一股恶臭袭来。

王子腾还没做反应,就感觉到什么东西突然泼在了他脸上,粘糊糊的,冰冰凉,一吸……

“这是什么!”王子腾歇斯底里的咆哮,用手抹掉脸上的东西,张嘴的功夫,鼻子下的稀糊糊的东西掉进了嘴里。那味道……尝出来了。王子腾真想去死!他转身要跑,却见街面上有不少围观的人笑他。王子腾恶心的大吐,吓得众人纷纷退却一大片空地来。王家的小厮憋着气上前,要扶王子腾。王子腾眼珠子一转,突然咋呼一下,挥着手冲众人喊。

“看看,看看荣府的待客之道,连他们的大舅爷都欺负!什么下三滥——”

王子腾还未说完,又一桶粪扣在了王子腾的脑袋上。这回他不能呼吸了,就算要喷,也是满嘴喷粪了,真是的粪。

众人哗然,议论纷纷,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荣府的大舅爷。荣府不是礼仪之家么,最终规矩,怎可能对大舅爷这样?不是真的吧?

钱升笑呵呵的站在石阶上,跟大家赔罪道:“误会,误会,我们府上的大舅爷最是个知书达理的人物,哪是这样的粗人。他哪能在别人家门口大吼大叫的,不知羞。赶走一次,不识好歹的又来踹门?国公府的门岂是随随便便就踹得?换做别家打断腿是有的,我们不过是泼粪叫他长些教训,过分么?”

“不过分,不过分……”众人纷纷点头,赞许荣府的仁慈。

王子腾气得指着钱升,想反驳。

钱升挑眉,笑问:“怎么,您想让大家都知道知道你真实的身份?”

王子腾噎住了,看着手上挂着的黄糊糊的东西,想想现在他的窘况。就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他也不能承认自己在荣府门口被人泼粪了。这事儿传出去,会被人笑话一辈子。直郡王那里更不好交代,会让他对自己的办事能力产生怀疑。他不能冒险!

王子腾气得肚子鼓鼓,在小厮的搀扶下,带着屎粪狼狈的上马回府。一路上,特殊的气味引来街上不少人的关注。再繁华人挤人的街市,众人都会自觉地让出一条宽敞的道路来,让王子腾先走。

谁都不想身上沾粪啊!

这或许是被泼粪的唯一好处,自动疏通交通了。

贾母听钱升汇报王子腾的囧状,乐得合不拢嘴。

贾琏隐忍笑,摸着鼻子叹道:“这恐是王舅爷这辈子最难堪难过的事儿了。”

贾母瘪嘴闷声乐,小声嘟囔:“这才哪到哪,才不过是丢个了地雷的量。重头戏还在后面呢。”

隔日王夫人收到王子腾的口信儿,惊讶的半天没合上嘴。

贾政找门子要恢复工部员外郎的职位。贾母搅和了一腿,直接求人托朋友,把贾政扒拉到翰林院做编修。翰林院,那可是个能人辈出的地方,有多少在宰相尚书,当大官志之前,都曾在翰林院历练一番。贾政觉得自己也有可能是那样的,将来保不齐就是一二品的朝廷大员。这回,他十分满意贾母的安排。二房受了这么多年的怨气,终于守得云开了。

这段时期,‘正直宽厚’的贾政在心里就一个念头,趁机好好表现,孝敬好贾母,保不准她老人家将来就会帮忙提拔他做更大的官。这个马屁一定要拍!

王夫人哭哭啼啼的把王子腾的事儿一说,贾政就不满了。这段日子,贾政疲于王夫人的告状,耳朵听得起茧子了。

现在一听她要告状,贾政心里就有反感,而告状的对象竟是贾母,贾政更觉得烦。要知道他才刚决定要孝敬贾母,王氏就来给他捣乱。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红楼之贾母不慈 最新章节第83章,网址:https://www.xddxs.org/0/5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