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1/2)

作品:《红楼之贾母不慈

贾赦忐忑的坐在车里,等了约莫半个时辰,他眼睛就没离开过窗纱,怀里捧着的手炉都换两茬炭了。别说大军压阵,贾赦连个小兵的影子都没瞧见,林如海也不见了。要不是林如海吩咐他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动,这会子贾赦一准把法华寺翻遍了找人,顺便把老太太也接回去。

老太太不容易啊,只身犯险。

老太太若是真出什么事儿,别说什么林如海,就是天王老子他也不饶!

贾赦无聊的哼哼,顺手敲着车厢壁的木板,咚咚咚……一下接着一下。终于,外头传来了脚步声,听着只有一人。贾赦赶紧掀帘子,见林如海钻头进来。

“怎么样?”贾赦迫不及待的问。

林如海点头,马车当即动了起来。

“诶,不把老太太接回去?”贾赦问。

林如海摊摊手,示意贾赦看看他二人的衣着。“咱俩今天这样,哪适合接老太太回去。再者说,你忘了我曾说过什么?咱们不能被人瞧见。”

贾赦恍然大悟,点点头,乖乖的跟着林如海回京。贾赦脚刚踏进荣府,贾琏便麻利的迎上来接他,看来是早在门口等他了。

儿子表现不错!

贾赦拍拍贾琏的肩膀,赞许一番,以示鼓励。

老父亲一直在说话没他插嘴的份儿。贾琏急得额头起了层冷汗,有话不能说真难受啊。

贾赦接着絮叨道:“三天后,就三天后,派人把老太太从法华寺接回来。”

“是是是,老爷,如今要紧的事儿不在这上呢,今儿个咱家出大事,大事了啊!”贾琏终于把话说出口了,如释重负。

贾赦不解,疑惑的看他。

贾琏拍拍手,指着梅舍的方向:“宝玉,宝玉他——”

“怎么了?”贾赦脸色一变。当初老太太在宝玉身上可没少操心,好容易这孩子安分了,难道又出什么变数?

贾琏皱眉:“今儿个府里来了一僧一道,和尚是个赖头,道人是个跛脚的。这俩人直奔二房那去找了二叔二婶子,也不知道怎么忽悠的,二叔二婶子带他俩去瞧了宝玉。道士说宝玉五行缺土,命带孤煞,须得配个极好地玉石才行。原本宝玉在娘胎里带的玉可以消灾避难,现在没了,福禄寿三缺,还会克血脉至亲。二叔二婶信了,求和尚道士破解。俩人也神了,就去后院池塘那儿,用个五彩斑斓的碗舀一碗水,念叨几句,那块通灵宝玉回来了!”

“什么,玉回来了?”贾赦大惊。他虽然不大懂那块玉特别在哪儿,不过看老太太那么上心的把那块玉废了,贾赦也得明白这块玉对老太太的重要性。老太太好容易想法子毁了那玉,如今又回来了,老人家还不得气个半死啊!

贾赦背着手,翘着下巴原地徘徊两步,转即指着贾琏的鼻子道:“没用!怎么不拦着!”

“我出门收账不在家,您儿媳妇养胎不通家中事。二妹妹和珠大嫂子管家,她二人再厉害,能斗得过二婶子?再者说珠大嫂子哪敢跟婆婆说个不字,胳膊哪能扭过扭大腿。”

贾赦深吸口气,哎呀两声,闷声背着手回房。贾琏赶紧跟上去,询问注意。

“此事不宜再叫老太太操心。我看咱们就再把那玉拿来,丢了就是。”贾赦道。

贾琏把脸皱成苦瓜状:“难就难在这,若这么简单,儿子便不麻烦您老了。道士得了玉之后,便交给了和尚,也不知和尚用了什么妖术,嘴里嘟囔几句,一巴掌拍在宝玉的胸口,那玉就化没了,说是人玉合一。”

“人玉合一?”贾赦惊奇的瞪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耳朵所听。

“听说是这样的,儿子去瞧过,玉确实不在宝玉身上戴着了。”贾琏解释道。

“我的天!”贾赦翻白眼,真想一头栽倒在地。这都什么世道,这么奇怪的事也能发生在他家!

贾赦也没办法了。叹口气,跟贾琏一个表情。

父子二人坐在一排,一起摆苦瓜脸发愁。

……

从宝玉人玉合一后,贾政就有些小兴奋,好像挡在路前的一块巨石被移走了似得清爽。他在正房摆了小酒,请他的冤家王夫人来讲和。贾政难得放下高傲的架子,亲自为王夫人斟了酒。

“前些日,我们夫妻闹不愉快,个中具体因由,谁对谁错,皆付诸于酒中。这杯酒下肚,我们夫妻再不提先前的事,可好?”

王夫人早疲于冷战吵架,既然贾政先讲和赔错,她挣下了一口气,算是不输了。她也累了,和就和!

王夫人端起酒杯,也跟贾政赔了错。夫妻二人一碰杯,互相笑了笑,各自将酒饮尽。

贾政哈哈笑了两声,“我说咱们夫妻相敬如宾这么多年,怎会闹出这种事,还有我仕途不顺,你身子不好等等,原都是这玉给闹的。老太太也真是的,那玉碍着她哪儿了,非得把宝玉的玉给化了,害得咱们二房惨过一年。幸好,幸好啊,玉回来了。”

王夫人笑着称是,他们不愧是夫妻,想法与贾政不谋而合。“苦了宝玉那孩子,前段日子跟丢了魂儿似得,像换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红楼之贾母不慈 最新章节第79章,网址:https://www.xddxs.org/0/5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