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1/2)

作品:《红楼之贾母不慈

荷花塘子是一潭死水,抛个东西进去,沉哪里也就在哪里。

王夫人在塘子里才堪堪翻找了一炷香的功夫,便抓到了污泥中的通灵宝玉。她抬手示意王熙凤时,嘴唇已然冻得青紫,俩腿早没了知觉。王夫人往回走,刚挪动一步,身子动了腿却没动。她毫无意外的头朝下,栽进了塘子里。

周瑞家的吓得在岸上蹦高,扯嗓子对王熙凤身后的几个嬷嬷喊:“太太晕倒了!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把太太扶出来。”

嬷嬷们看向王熙凤。王熙凤忧心的看向周瑞家的,为难道:“老太太特意吩咐过她们不许帮忙。周姐姐您愣在这里干嘛,早前你还不抱怨过,想给太太表忠心,时候到了。”

“我?”周瑞家的表情慌乱,看着满池子的冰水,不敢下脚。王熙凤呵斥一声银钏,先踢她下了水。她不是效忠她主子不肯交代么,多好的效忠机会!

周瑞家的见状,也跌跌撞撞下水,寒冷的水化成冰锥狠劲儿的往他两腿里面扎。周瑞家的一边吸冷气,一边跌跌撞撞的往王夫人那里扑去。

周瑞家的和银钏终艰难地搀扶着王夫人上岸。

王夫人还有意识,吐了口水,咳嗽了两声。王熙凤惊呼的脱下自己身上的狐皮大氅,紧紧地裹住了王夫人,命婆子背她回去。她则拿着玉,去回禀贾母。

贾母瞥一眼粘着污泥的玉,笑着招来宝玉给他。宝玉错愕的捧着玉,嫌弃的丢给身边的袭人,叫人快拿水来给他洗手。

“怎么嫌脏?”贾母讽刺的问一句,恍然大悟,“难不得你嫌弃,我倒忘了,早前你就说过这样的混话。什么女儿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见了女儿清爽,见了男子觉得浊臭逼人。所以,你肯定是嫌弃这泥巴脏了。”

宝玉点头,十分赞同就的话。

贾母嗤笑。宝玉可真厉害,能把她的‘坏话’当成‘好话’听。

王熙凤连忙解说了经过。宝玉听说母亲为了给他寻玉,不惜在寒冬下水,感动得大哭。他也顾不得和贾母告别,便抹着泪,捧着玉,匆匆忙忙去找王夫人。

王熙凤拍拍胸口松口气,心里同时又紧张的不行。姑母尚且是王家正经的嫡出千金,娘家强势着呢,老太太一句话,她还不是老老实实地受罚?一把年纪了,大冬天的,要在下人跟前下塘子。王家的金枝玉叶尚且如此,她还有什么资格耍聪明?看来以后老太太这里必要一心一意的孝敬,耍手段之类的暂且免了。至少老太太活着的时候,她得忍住了。

王熙凤偷偷抬眼,见贾母想什么,心中一紧,低头老实地待命。

……

眼看就要到年关了,贾母觉得不能放任贾赦一直呆在庙里。是时候把贾赦从小黑屋里放出来,好生调教一下了。贾母招来贾琏,吩咐其道:“去庙里请你老子回来。”

“是!”贾琏应声退下,心中有几分不情愿。他那混账老父永远不会来才好。

晚饭前,贾赦方回来,一脸不爽的进门给贾母请安。贾琏不管父亲如何,先摆脱自己迟到的责任。他委婉的跟贾母表示:他们会迟到,皆因贾赦赖在庙里不想走。

“哦?老大,原来你还没呆够啊。”贾母悠悠叹了一句,打量贾赦如今被‘严打’后的光景。他脸颊清瘦,却有些血色了,一身朴实的素衣,倒看着精神不少。

贾赦很不满当初母亲的作为,早积攒了一顿子怨气。他偏过头去,梗着脖子,不理她。

贾母笑了两声,又问贾赦有什么觉悟没有。

贾赦不爽的打量母亲,随口敷衍道:“饭菜真难吃!”

“嗯,觉悟低了点,好歹有。”

贾赦心中纳罕,顾不得与贾母板脸,问她此话何意。

“往日你仗着自己是荣府的大老爷,内外混账,称王称霸,何曾知道苦日子的过法?寺庙里给你特意供奉的饭菜,你都觉得苦,若是平常百姓家,你或许早饿死了。”

贾赦抖了抖眉,不爽的梗着脖子跟贾母道:“那与我何干?我又不是平常百姓家的儿子,我是国公府正经嫡派子孙!”

“是么,呵呵……”贾母换了个坐姿,乐呵呵的笑起来,笑得贾赦头皮直发麻。

老太太一准又在肚子里憋坏水!这是贾赦挨罚挨出来的经验。上次她老人家擅自把自己迷晕,圈禁的事情他还没有清算。老太太是嫡母又如何,就算她在荣府顶天的大,她老人家也不能对嫡子这样。自古女子就该遵从三从四德,老太太早该“从子”了,可她老人家如今直门跟自己叫板,不能忍!

贾赦感受到母亲笑容里带着的满满恶意,脸变成了猪肝色。实在忍不住了!贾赦拍案而起,当着贾母的面儿数落她的不是,严肃而认真地表达了贾母所犯下的过错。

“……您怎么能未经我同意,擅自叫人迷晕我,把我圈禁到满世界都是秃驴的地方!”贾赦想想自己这几月憋屈的辛苦,恼羞成怒。

“怎么,我儿想拿此威胁我,把我告到官府去?说我不慈?为老不尊?不守三从四德?”贾母眼睛发亮的盯着贾赦。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红楼之贾母不慈 最新章节第12章,网址:https://www.xddxs.org/0/5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