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番外(1/3)

作品:《刺骨

那年高考,省里最高分从上往下数三个,就是厍潇。

好像全市都炸了。

学校和省市教育局拼命压着新闻,不要让它传播开,不要上新闻∏年省里任何活动高考代表都是分数排名一二四。

第三的哪去了。

第三的杀人了。

——某市高考状元杀了人,杀了他亲爸爸。

那是林西顾有生以来最兵荒马乱的一个暑假←哭着求他爸爸,爸你能不能救救他←爸当时紧锁着眉,几次想说点什么,但是看林西顾那副样子也没说出口,最后他搂了一把林西顾,捶了捶他肩膀。

他爸托人托关系,找了个刑事案有名的律师←说:“能做的你爸都帮你做了,结果什么样你都得承担,他也得承担∷生总得经历点事儿才算完整了,过很多年你回头去想,算什么啊,什么都不是。”

林西顾当时点了点头。

厍潇差两个月十九岁,过激杀人,判了六年←个过程很漫长,最后判决结果下来的时候,天气已经凉了,林西顾每天穿着厍潇的外套,袖子有点长,要卷上去一点。

那天下了特别大的雨,整个天都是阴的。但是林西顾却笑了,发自内心的笑,笑意直达眼底。

才六年而已。

六年换我厍潇一生自由。

林西顾退了所有的班级群,断了所有社交←看不了别人讨论这事儿,那个夏天好像所有人都在谈论那个杀人犯高考状元←们说的每一个字都刺得林西顾眼睛疼。

后来他从来没回忆过那个夏天,一次都没有∏段时光被封存在大脑里,碰都不会碰一下№边亲近的人也不会跟他提起,他们连那个名字都不会提。

好像他们不说起来,林西顾就能把这个人忘了。

林西顾也不主动去和他们讲,等待是孤独的,那种心底最深处的孤独只有一个人藏着才轻松,越讲得多就就难捱。

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报了本省的大学,在他以前生活的城市,离厍潇有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刚开始他每个月都去看厍潇,隔着一层钵,他总是笑着和厍潇说话,说些七零八碎的事儿。

厍潇的头发都没啦,只有贴着头皮的一层青茬,可是林西顾还是觉得好看,甚至更好看了。

林西顾没当着厍潇的面哭过,想得再狠最多也就是红了眼睛。

“厍潇我今天给阿姨打电话啦,我把每个月探监名额都给用了,”林西顾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她很想来看你,但是我……我还是想来,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我上周买了个小车,以后我再来看你的时候就不用老打车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就长了一张傻子脸,这些司机一看见我就总加钱加钱≡后我自己开车来,也不给加钱加钱了。”

“你闲着的时候就百~万\小!说,我学什么你看什么,你要跟着我啊,我不是都给你带了吗?等明年开专业课了我再琢磨琢磨给你找两个专业,你一定得看啊学霸。”

每次探监一个小时,林西顾总感觉一折就过去了,好像都没说几句话时间就没了※以有限的时间内他总是紧着说,把时间都塞得满满的。

厍潇有时候会被他说得笑起来。

他笑起来还是那么温和好看。

有一次厍潇笑着看他的时候,林西顾突然退在说的话』后他的脸就慢慢红了,眼睛也躲到一边去了,躲躲闪闪不敢看对面站厍潇旁边的狱警。

他屁股往前挪了挪,捂着话筒挡着自己的口型,用极小的声音对厍潇说:“我……你这么看着我……我硬了,怎么办啊……”

他低低软软的声音从话筒传过去,勾着厍潇耳朵。

厍潇嘴唇弯弯的,眼睛温温柔柔看着林西顾,低声说:“有监听。”

“啊……”林西顾心虚了,四处扫了一圈,“我知道有监听,那……听就听,处对象呢,还不让人硬、硬了……”

他在厍潇面前始终是这样的,活泼的,笑嘻嘻的,每次走的时候要跟厍潇说:“我得走啦,你不要打架,也不要太累,别感冒,别受伤〔不用的我,我特别好。”

厍潇话还是不多,但他脸上始终是平静的≈西顾笑着从他面前走,然而转过身出了门的一瞬间,他从头到脚都会低沉下来。

巨大的悲伤和难过会马上重新笼罩他。

林西顾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学霸。

在学歇拿国家奖学金那种,不掺一点水分的学霸←几乎除了上课的时间都在学习,学很多很多东西。

室友笑他:“林西顾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学习就浑身难受的病?”

林西顾笑了声说:“可能是。”

他的确不学习就难受,觉得空虚,不知道除了学习还能干点什么¨习不是为了自己,是因为他男友是个高考状元,本应该飞得很高。

但是他被关在笼子里,暂时还不能飞起来。

林西顾得努力,让他想再次起飞的时候,自己能做他的翅膀。

大学的前一年半林西顾没有离开过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刺骨 最新章节第七十二章 番外,网址:http://www.xddxs.org/33/3301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