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1/2)

作品:《怎知春色如许

禁欲?

陆修元想起昨晚媚眼如丝缠在他身上的姜杏之,挑了挑眉。

侧身长臂搭在浴桶边沿,撩起眼皮深邃幽远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扬了嘴角。

隔着氤氲的水雾,他的长眸越发显得撩人,姜杏之心脏很没出息的蹦跶了两下,想要逃离出去的脚步迈不动了。

片刻之后,浴桶外面放了一只小杌凳,上面坐了个耳朵红红的姑娘,她软声说:“我开始啦!”

“就只是单纯地洗澡哦!”姜杏之强调了一下。

陆修元含笑点了一下头,闲适地靠着桶壁,大喇喇地敞着腿,明明是个矜贵斯文的人,偏这会儿行着勾引人的事。

姜杏之面颊烧烫。

反倒是一开始邀请她的陆修元面上闪闪过不解,还好心地问:“怎么了?”

姜杏之闪躲着目光,脑袋摇得像个小拨浪鼓。

是她变坏了,道长分明没有她想的那个意思。

姜杏之轻咳一声,打散脑中的胡思乱想,正经起来,望着他精瘦白皙的背脊,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忽然靠近了一些,这才看到他硬邦邦的肩头有两排深深的排列整齐的牙印,这她是昨晚情到深处,留下的罪证。

姜杏之心里有些心虚和不忍,软软的手指轻轻碰了,又凑过去吹了吹。

陆修元眼帘颤了一下,喉结滚动,身体的每一寸都随着她的动作变化。

姜杏之声音紧贴着他的后颈,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很疼呀?”

“不疼。”陆修元声音低沉。

姜杏之才不相信,牙印好深的,说着过会儿等他沐浴完,拿了药膏帮他抹一抹,忽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软的:“好么?”

陆修元呼出一口气,提醒她:“好,只是,杏之水要冷了。”

姜杏之轻轻的“啊”了一声,赶忙行动起来,有好几次闹晚了,都是他帮她擦洗身子了,刚刚她脑袋一热,就说了今日她要反过来帮他。

伏靠浴桶,一只手扒着桶边,一只手探入浴桶中胡乱搅和着热水。

陆修元垂眸看着,她衣袖高高挽起,白嫩纤细玉臂与小手在眼下晃着,眉心突突直跳。

姜杏之拿到飘到远处大的葫芦瓢,又手忙脚乱舀了一瓢热水浇在他肩头,拿着巾子在他身上擦了擦,然后期待地问:“是不是这样?”

她趴在耳边,香甜的气息全部撒向他,小手攀在他脖子上,平添了几分暧昧。

陆修元声音有些沉:“嗯。”

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姜杏之心底得意,擦得更勤快了,使着劲儿,发出吭哧吭哧的吃力声。

陆修元:……

在心里确定了她真的只是单纯在帮他擦澡,湿漉漉的手掌攥住她的手腕。

姜杏之疑惑地抬头,额头上沾着水珠,不知是出汗还是渐了浴汤,黑溜溜的眸子赤诚地看着他:“擦疼你了吗?”

陆修元顿了一下,展臂探到一旁的架子上,扯了干净的巾子,将她额头的汗珠轻轻地擦干,声音温柔:“是不是累了?”

姜杏之笑嘻嘻地摇头,又软又乖。

陆修元倾身吻了吻她的唇瓣,不含□□,轻柔的只像是一根羽毛拂过一样,姜杏之睫毛颤动,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飘飘然,仿佛要飞起来了一样。

陆修元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从她手里拿过巾子葫芦瓢,揉着她的手腕,柔声说:“出去等我,嗯?”

姜杏之弯弯眼睛:“那我去看看晚膳好了没有。”

等着姜杏之脚步声消失,陆修元低头看着清澈的浴汤中,自己身下不安分的物件,无奈地摇头。

走出净房,穿过内室,陆修元闻到一阵儿饭菜香,座屏上人影憧憧,他目光落在一道窈窕的影子上,影子弯腰站在食案前,似乎在偷吃什么。

陆修元默默笑了笑。

绕过座屏,姜杏之也直起了腰,望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食指含在嘴里,轻轻地嗦着。

姜杏之迎上陆修元的目光,吧唧一下唇瓣,有些傻眼。

一旁的阿渔正忙着摆餐盘,没看到陆修元,声音微微放大:“姑娘你刚刚净手了吗?就往嘴里放。”

姜杏之看了一眼阿渔,这下好了,她一嚷嚷,她面子里子全没了,耳朵发烫,咽了咽喉咙,飞快地放下手,背到腰后,抿唇对陆修元露出了个乖巧的笑容,脆声:“我尝尝咸淡的。”

姜杏之晚上醒来时,吃了一碗面,这会儿并不饿,刚刚就是等他等得无聊,找事儿做。

陆修元看了一眼她背到身后的胳膊,好笑道:“可口吗?”

姜杏之从心点点头:“好吃的,道长过会儿多吃点儿。”

陆修元弯唇笑了一声,招招手:“过来净手。”

姜杏之忙不迭地跑过去,听话得不得了。

作者有话要说:在收尾中了,正文大概还有三万字左右,有些卡文,今天只有一点,明天多更一些。

--

这章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知春色如许 最新章节第87章,网址:http://www.xddxs.org/266/266560/53.html